“集五福”到底还能火多少年?

文/六神磊磊

春节来了,万物复苏,集五福的人群们又到了兴奋的季节。

随着湿润气候的来临,干涸的大地上,下起了瓢泼大雨,什么万能福、沾沾卡、写福字等等,让健壮的生灵们开始躁动。

他们“敬业福”“敬业福”地嚷着,呼朋引伴,就像过去过年时熊孩子的鞭炮一样难以避免,就跟鱼类要洄游、狗熊要冬眠一样准时。

连办公室的00后也在玩“AI画兔子”。几块钱,就把他们刺激得团团转。

他们还热烈讨论今年福卡换礼品的事,你看这货福都没集齐,居然想去换人家福气店里的扫地机器人…..

“集五福”这东西居然还神奇跨界了,进入了金庸领域。

前些天聊到金庸小说,讲到了一处小情节:郭襄过生日许愿,希望国家安定、天下太平、亲人健康,以及希望杨过幸福。

一个小伙伴听了哈哈大笑,说:“金庸版爱国、富强、和谐?郭襄这是在集五福吗?”

就在那一刻,我忽然意识到一个事,就是集五福这个玩意,已经成了我们日常话语的一部分了。

就和“双十一”一样,你喜欢也好、无视也罢,总之五福这事已然成了一种年俗了。用个时髦的词,你暂时要与它长期共存了。


要说“五福”这个玩法当初是怎么火起来的,我还是有一些记忆的。

是的,因为钱。

尤其第一年,人们还被大奖诱惑和敬业福逗了一把。

它最初的本质,毫无疑问是商业营销,或者说白了,就是平台撒钱带大伙儿热闹热闹,顺便圈个关注,结个好人缘。

起初确实有些不解:你们这么缺那几块钱吗?有这个时间,看点金庸不好?

但问题是,办公室里不差钱的KK也在抢这几块钱。

所以你会发现它并不是利用人们爱占便宜那么简单,而是有它的逻辑。

在过去,逢年遇节,总有一个老词,叫做“送温暖”。单位也好,领导也好,往往会搞搞“送温暖”,走家入户,送钱送米。

这样一对比你就了解了,凑个热闹、集个卡、领个几块钱,就是互联网时代的自己给自己“送温暖”。

自己给自己过个年,为自己来一点仪式感,攒一个小确幸。什么是小确幸?就是不经意的、微小但又踏实的快乐。

杨过一觉醒来,吃到了程英的湖州粽子。

令狐冲乘舟要离开,绿竹翁赶了来,送给他一张琴。

张无忌才睡下,听着旁边小昭缝衫的细铁链叮叮声,感到特别平安喜乐。

这就是小确幸。

而且这样的小确幸型的“送温暖”,没有社交压力,不用感恩陪谢——有谁拿到几块钱后会去想到感谢支付宝?没有!绝不!老子凭自己本事集的福卡!

国人对这种小确幸,是不愿抵御的。一是因为习惯性的知足常乐,二来也是因为压力大,平时都在忙碌、付出,真没多少工夫给自己块糖。

所以一到过年,还就真挡不住这几块钱。


除此之外,“五福”的横行,客观来说大概还有另一个更深层的原因。

有这么一句话:你无法创造一种文化,你只能顺应和延展一种文化。

还另外一句话叫:在中国,最懂得国情的人和事,才会走得更远。

毫无褒贬之意,只是客观陈述。

迎福、送福,本来就是一种文化,“集五福”则是把它搬到手机上了。所以这事容易成。

此外不知你发现没有,对于这“五福”的内容,国人天然就比较上头。

问一个问题:爱国福、富强福、和谐福、友善福、敬业福,看着这五个词,请问你会看出来什么?

答案就是:最大公约数。

这五个词,能够被最多数的国人所认同,这是一种精神层面的深度的认同。

表面上,没有人会觉得我集一张敬业福是为了激励自己明年更敬业,好好工作,奉献老板。不会有这种人吧?

他只会觉得我集卡是为了薅羊毛,瓜分大礼包。

但事实上,在一个人的潜意识之中,当他得到标识着爱国、敬业、和谐、友善等等的福卡,他往往是愉悦的。

因为他精神里认同。这个东西是国人的精神底色。

好比司机要挂一个“平安”,农民要挂一个“风调雨顺”,镖局要挂一个“人缘义缘”。

又好比金庸笔下,江湖人也会挂一个:天上星,亮晶晶,永灿烂,长安宁。

这就是骨子里最认同的东西。行走江湖,谁会不认同长安宁呢。


说到这,就想到一件类似的事,我平时总被问到:金庸小说为什么那么成功,为什么当初那么多华人看?

其实有一个原因是相同的:最大公约数。

能最深刻地理解“最大公约数”这五个字的,就会收获最大的成功。

国人的生活,往下说,是柴米油盐,那么往上说是什么呢?是家国情怀、侠义精神。金庸小说讲的恰恰是这个。这就是公约数。

家国情怀,是国人的精神口粮,是精神上的蛋白质,是刚需。

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。韦小宝,一个市井小无赖,算是文化消费层次最低的了。但你看他的日常文化消费,听的书、听的戏,都是什么内容?

是关二爷、岳爷爷、杨家将,还有什么“常遇春手持丈八蛇矛”,“徐达腰间一十八支狼牙箭……”

而这些文化消费品的内核本质是什么?就是家国情怀。

金庸小说的读者里,其实层次很多、人群也很杂,大专家和小混混都有,许多人在现实中其实是吃不到一起,也聊不到一起的。

怎么就能聚拢来追捧同一本书呢?因为精神底色上有相近的东西,华人共通的东西。

同理,集五福这个事容易得到响应、吃得开,还是在于一个精神底色。

如果咱们换一换,“敬业福”不要了,改“摸鱼福”,打工人固然高兴了,但大大小小的老板就未必高兴了。

“和谐福”如果改“单身快乐福”,当然是取悦了单身狗们,但是催婚的爸爸妈妈就要跳脚了。这就不是五福了,是生死符了。

而且我还听说,现在有的集福、抽奖,不但不是什么寻求精神认同,简直还是反人性,和人对着干。

比如什么“一等奖四千万”:千万要开心,千万要快乐,千万要幸福……

还有什么“特等大奖”:和老板合影共进晚餐。

这真是爽了庄家一个,恶心群众全体。


五福它到底是不是个生意?到目前为止,大概仍然可以算吧。

这再次证明了一个道理,只有最懂文化的,才能最懂生意。

说白了,不能和传统对着干,不能和人心对着干,得顺着人心来,和国人同频、共振,事情才能长久。

最后,还有一个问题,可以探讨下的。

互联网时代,一种玩法用上八年不变是行不通的,毕竟潮流趋势变得很快。“集五福”就搞的不错,年年都会顺应潮流上新花样,新玩法。

比如今年的AI画兔子,就用上了比较潮的AI绘画,可以得到一副小兔子年画,新鲜好玩,年轻人蛮喜欢。

生肖添福卡也是比较受欢迎的,猜对当天的中奖生肖,就可以分钱,数额貌似还不小。我看工作群里的年轻小伙伴天天都在猜福卡。

哦对了,还有今年新增的“五福同享卡”,一键就能集齐五福,还能邀请好友共享,简直懒人福音。

但问题是,世界上还有我这种人,最怕的就是变化。

比如我现在就希望一直玩小时候的游戏,看小时候的金庸,不要变。

否则旧的玩法还没搞清楚,新的又来了,懒人就怵这个。

所以希望“集五福”能如现在一样,在不断添加新鲜有趣玩法的同时,把保持了8年的基础玩法继续保留下去。

包括最简单和最好操作的扫福卡、送福卡等,永远搞成保留项目。

另外钱再略微给多一点,调动我这种边缘玩家嘛。

至于每年的新玩意,什么“万能福”、“沾沾卡”、“生肖添福卡”等,我们如能搞懂,就去集;不能搞懂的,最基础的“太祖长拳”也够打了。

就跟体育比赛里的“元老赛”一样。

照我说,华山论剑都得分两场,正赛和元老赛,否则让一百岁的老家伙和年轻人打架,不公平。

总之,请支付宝继续保持。

还有加钱的事也别忘了,帮玩家说的。

-完-

我是独孤思维,提供副业赚钱项目。添加站长微信:dugu5288,免费送最新网赚资源2000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