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国网络随笔:怎么才能赚更多的钱?

赚钱,不是要提高自己的执行力,是提高自己的想象力。人到中年,执行力非常廉价。
为什么说执行力非常廉价啊?去劳务市场和人才市场看看,能具体做事儿的人非常多。这些能具体做事儿的人,连找工作都难。就是他们做的事儿,大家能复制。这个活,只要能被人批量复制,市场价值就低。
以前我说,什么都可以复制,唯有勇气复制不了。现在我想说什么?什么都可以复制,唯有想象力复制不了。
现在能搞到钱的,就是有勇气,有想象力,且能把勇气和想象力转换成商业价值的人。
我有一个朋友,他啊,跟翻新二手自行车的人合作。
他啊,做了一个二手自行车的供应链,免费帮100个网红做供应链。
搞到钱没有?搞到了。
是不是他搞到钱了,继续完善这个供应链啊?不是,他去找比这个供应链更高端的商业模式。
他说求真务实,对于能具体做事儿的人而言,这4个字价值连城。对于想搞大钱的人来说,是一种诅咒。
他说他父亲开了一个木板加工厂,他天天想着怎么把工厂的规模拉大,一辈子都在琢磨这事儿。我接手了这个厂,我啊,天天想一件事儿:怎么能拿到更多的单子。我们只接单,不干活。干活才能赚钱,这个业务的含金量就低。不干活也能搞到钱,这个业务的含金量就高,且无人复制。
我啊,就成立了一个接单团队,到处找单子做。单子有了,让厂子内的员工承包,谁报价低给谁。这样,我一年搞的钱,就是我父亲3年搞的钱。我从具体的业务形态当中退出来,我开始指挥父亲干,妻子干,弟弟干。我去找出水更多的井。我不喜欢做非常具体的事儿,我喜欢找含金量比较高的事儿。一个靠谱的项目,可以让人少奋斗30年。这个项目我找到了,我不用去做。我找人去做就行了。
2023年,我找到了一个项目,就是卖滋补品。这个老板有200多个员工,年利润有2个亿。我啊,找到了他的运营人员。他的运营人员,告诉我这个老板的商业模式是什么,供应链是什么。我说我给你2个员工,你用微信指挥他们作战就行了。亏了,算我的。赚了,我们对半。此后,这个项目,我就没管过。
现在这个项目,每年能为我创收1000多万。现在我在想,怎么把1000万变成1个亿啊?其实就是搞对赌协议,搞承包制,激活他们的创造力和执行力。这个公司怎么运营,我只是看着。哪儿不对,我就纠正下,引导下。我要做的就是不断爬山,不断爬山。我站的高了,才能帮大家找到路。
2018年,我投了一个项目。这个项目比较简单,就是搞了一个老师联盟群。
在这个群,我问大家:这类的课谁能讲,能讲的私聊我。这样,我就有了一个讲师团队。
讲师团队有了,运营团队有了,这个钱怎么分,我们到底复制谁,跟着谁走,搞定了,就是干干干。具体怎么做,我指挥,他们干。这个公司在3个月就实现了盈利。实现了盈利,我从具体的业务形态当中退出来,开始研究出国劳务。这个业务我研究了一段时间扔了,油水很小。我啊,跟某学校合作,我啊,帮他们设置了一个专业,他们用这个专业,去招生,确实招了不少人。帮高校找含金量比较高的专业去圈钱,这个路子确实不错。而且跟一个学校合作成功了,可以找N个学校去做对接。
这个活具体怎么干,我啊,还是找了一个小姑娘,我天天跟这个小姑娘讲课,让这个小姑娘去跑。成了,就是年赚千万,失败了,也没什么。反正我不会做太具体的事儿。我是一个一天到晚找项目的人,我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人。我做的事儿,没人能复制。因为没有具体的复制路径。
我去一个业绩不好的庙去玩,我对方丈说:我帮你们把业务激活,我们赚钱了,五五分怎么样啊。他说55太狠了,37还差不多。我说这样吧,19分。我们1,你9。他很高兴。我没帮他们搞业务增值,只是复制了怎么拿批文盖庙这个流程,我们去卖这个服务了。我们参加企培培训,在峰会上给大家讲投资寺庙会怎么样怎么样。有人想修庙,我们就帮他们拿批文。一个批文,卖个20万30万非常简单。有没有比这个批文更暴利的批文呢?我们的战略团队又开始找。
也就是执行团队非常好找,战略团队就不是太好找。我啊,主要就是做战略,太具体的事儿我不做。现在我一无是处,也没啥绝活。我看自己一年的收入,是那些具体做事儿人,一辈子的收入。还是比较惭愧的。人啊,习惯性务虚,赚钱会多点儿。习惯性务实,想象力没了,赚钱就会相对难点儿。我啊,还是希望大家多少有点儿想象力。把我们的想象力转换成商业模式,这就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。什么叫核心竞争力?大家复制不走的力。这个力,大家复制不了,才会产生实实在在的利。

我是独孤思维,提供副业赚钱项目。添加站长微信:dugu5288,免费送最新网赚资源2000G